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> 文化建设> 交流园地
 
眼前这点困难算什么——省局 尤迎华
发布日期:2018-12-29

    不看红旗渠,不知红旗渠修建如此之难,到了红旗渠,更会被红旗渠的人和事所震撼。

    相比红旗渠修建之难,我们所遇到的眼前这点困难真算什么。

    红旗渠引漳河之水入林县,引水点在山西平顺县。山西的水资源应该也不十分丰富,同时还要开人家的山,占人家地,影响人家的房子,沟通协调征得同意的难度可想而知。所以林县的王才书同志那年春节就在太原过的,并在年初二的时候终于等到了省委书记有空听汇报。林县虽然穷,但大过年的谁家不忙呢,年三十的饺子不知道有着落了没有,说不定家里水缸已经空了,正等着王才书回家到几里以外担水呢,但他心里想到的肯定不是这些,他心里想的应该只是尽快完成好工作。不仅仅是他,我相信修渠的37000多人中还有许多这样舍小家为大家的例子。如今,我们也会加班,有时也会遇到家庭和工作不能兼顾的情况,但与他们相比,眼前这点困难算什么!

    吴祖太,如果不牺牲,他在水利工程设计上的路应该会走很远。刚从学校毕业不久便挑起大梁,承担起红旗渠的设计任务。红旗渠要通过山崖河涧,地形地貌十分复杂,他和同事们在工作中克服了许多工程测量上的困难,解决了许多设计难题。“空心坝”,让渠水从坝心通过,河水从坝顶溢流,解决渠水与河水交叉的矛盾,就是他昼夜思考出来的方案,这不就是我们入海水道淮安立交、望虞河望亭立交的原型吗?还有那个“书本上没有没关系,我们修好了,把它写进去就行了!”的“桥下走洪水、桥中流渠水、桥上通汽车”的桃园渡桥,……。27岁便有如此作为,应该不仅仅是在学校里学得扎实,更会是毕业以后肯钻肯干。想想我们的27岁,技术上能独当一面了吗?面对技术工作上的拦路虎,我们的选择是什么?而今,技术日益进步、装备更加精良,跟吴祖太他们相比,我们眼前这点困难算什么!

    任羊成,我一直觉得他是一位武林高手,他腰缠麻绳、手持除险钩、在悬崖峭壁间来回飞荡的样子好帅,简直就是武侠小说里的情景,或者像在拍电影一样。可他干的活比演员要危险得多,稍不留神就会粉身碎骨,“阎王殿里报了名”。所以他每天早晨上工之前,总要把自己的铺盖捆起来,把账本包在里边,做好“光荣”的准备。那次在通天沟除险,失足跌进圪针丛里,脊背上扎满了尖尖的枣刺儿,他忍着疼痛,又爬上山崖坚持除险。那种刺我们见了,有一寸左右长,那种疼我们可以想像得到。那次在虎口崖除险,凹檐顶掉下一块石头,砸在他的嘴上,三颗牙齿横在嘴里,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来,他取掉牙齿,忍着巨痛,一直坚持到完成任务从崖崭下来,第二天,戴着口罩背着大绳又上山崭除险。他也是我见过的最酷的“缺牙巴”。长期凌空除险,腰部已被大绳磨出了一圈厚厚的老茧,……。比起任羊成的不怕苦痛和视死如归,我们眼前这点困难算什么!

    伟大的工程背后是伟大的精神,红旗渠虽然是那个时代特有的产物,但红旗渠所蕴含的“自力更生、艰苦奋斗”的精神永不过时。

    我以为,每个人都应该去红旗渠看看,无论是党员还是一般群众,无论是体制内的还是体制外的,无论是身在水利行业还是从事别的工作,无论你处于顺境还是逆境,都该去感悟感悟。去了,你便会觉得,眼前这点困难算什么,当可以笑对人生。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